Blog
Blog
文章目录
  1. 夜月

月夜

用一篇短篇小说回忆当年幼稚、青涩,白驹过隙,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5bd1dd5b5a66e.jpg

夜月

月儿,悬挂在瓦蓝天空,散发出皎洁的光,使万物安详。清风拂过,万籁寂静,心怀坦荡,沉醉飞翔。今夜的月仿佛比平时更美,美的神秘,美的凉,美的让人心碎。 突然,风儿怒吼起来,月儿发出的光变成暗红,天地暗淡无光,透漏着恐怖的气象,天空颤抖了,大地开始荒芜。我独自在桥上,等待着她放学回家。 时间流逝,袅无人烟,不见她的到来。

我赶紧跑往山头的家里跑。家里空荡荡,一个鬼影都没,心头开始发凉。天空发出这样的声音:“儿子呀,爸和妈去另一个世界了,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了。”桌子上放上了一朵小葵花儿,上面有个字条,写着:“亲爱的,我去另一个世界了,我走了。对不起,我爱你。你一个人要好好活呀!”顿时,我感觉到了鼻尖酸楚,泪珠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儿,身心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中。

我手里捧着那朵小葵花,脑袋一片空白,放佛有一把尖刀深深的插到我的心脏了,使我生不如死。我用最后的力气咆哮:“我去找你们!一定能找到你们!”。奔至悬崖边,我纵身一跃,坠入万丈深渊。

天空依旧很蓝,依旧安然,依旧美丽。却不知时间流逝,世界轮回。我睁开双眼,依稀的能看到什么东西,感觉这里很温暖。漫天的蝴蝶飞舞着,花儿轻轻的摇曳着,大地是一遍生机勃勃。我的身体动不了,就连呼吸都很困难,全身伴随着剧痛刺激。仿佛到另个世界了,只是手里的小葵花还在。不知不觉,我已酣然入梦。

我醒来了,看到有几双大眼睛盯着我,看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,不知道他们嘴里说些什么。突然,大地开始震颤,发出威严的声音:“你是打败月魔的唯一人选。你为了找到你心爱的人,连死亡都忘记了,你万中无一的。”,这时所有人都避开我,对我发出敬畏的目光。到底,怎么回事呀?我心里想着:“我心爱的人们在这里吗?”那个声音回答说:“你要找的那些人只是在你打败月魔的时才出现。你现在是凡人,没有任何力量。我是月神之灵。”刚说完,立即有股神奇的力量注入到我的体内了,在我心里留下一句话:“你还不够强大,希望你强大起来,我把整个月神族的命运交给你了。到时候月魔屠杀我的子民了,你要去保护他们,拯救他们。记住,到时候,有一个人为了激发你灵魂的力量,会在你眼前牺牲的!”。

大地开始寂静了,在默默的沉哀。天空变的更蓝,在偷偷的哭泣。它们的悲伤在我眼里,似乎没有意味,因为我根本不了解。他们悲伤关我什么事情呀,我只要打败月魔,就能见到我心爱的人。我眼睛盯着小葵花,似乎当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的,一切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。

夜幕降临,星星眨着眼睛,似乎在偷窥我内心的秘密,我又开始想念他们了。微风吹过,风中仿佛有一个影子。一条淡淡的影子,带淡淡的香。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,忽然间全身变的冰冷。难道有妖精吗,我怕什么呀,我当你不存在就行了。突然,看见一个梳高髻的人,着羽衣的绝色美人,和壁画上的仙子完全一样。难道她是画上出来的吗?她看着我微笑,笑容是那么甜柔,高贵,纯洁。她不可怕这点是肯定的。我说:“你是人是鬼?”,她反问到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,我似乎忘记了,想不起来了,管她呢,我避开她。她说:“你难道不想打败月魔吗,不想完成你的使命吗?你连力量的使不出来,那么沮丧有用吗?”。我想了想,还是有点道理的。我问: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呀,有人能帮我吗?”,她说:“我能帮你,从今天晚上开始,你要开始学习怎么使用自己的月之神力,但是你会了,也打败不了月魔,因为你灵魂之力激发不出来,灵魂之力开窍就需要牺牲一个人的生命。”。我什么也不说,皱着眉头,说:“废话,开始先!”,修炼开始了。

修炼开始了,我已没有任何杂念,很快能领悟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了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,我的力量开始饱和了,怎么修炼也不会进步了,开始迷茫了。突然,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了:“你的力量还没到尽头,你需要自己领悟出自己的东西了,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!”我一看原来是她,就跟着她,看见她手里提着花篮。装满鲜花的从青石上滚落下来,鲜花散落,缤纷如雨。是花雨,不是春雨。这里,没有春雨,只有月,弯月。她从青石上,拔出一柄四尺的巨剑,紧紧的握在手里。淡淡的月光照在剑上,散发出寒冷的光气。

她严肃的说:“这把剑不要拿出来,月魔出来了,他会抢走,你现在的力量还不能打败他,如果你死了,我就要死,我的族人也要死掉的,你要找的人不会出现了。”。我其实懂她的意思,于是我把剑要来,拿到手上,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往我身上直窜,我能感到力量是多么恐怖。剑似乎有生命了,它在和我交流。当我拿起来的时候,只能感到剑好像要启示我:“你要发挥自己的所有力量,就必须把她的杀掉,把我插到她的心脏里,能把我们的力量发挥到最大,我是剑之灵。”。

于是,我提起这把剑了,放佛入魔了一般,准备刺了过去。看到她的眼泪不停的流。我怎么下不了手呀!难道你不想见到你心爱的人吗?我要刺过去,不要心软,不要犹豫,不要……。看见她那么流泪,我好想以前似乎在哪里见过。现在,还没到时候,我不去刺了,一下把剑扔到青石里。心到底舍不的,回想起来:我修炼的时候,她一直陪着我;我睡觉的时候,她看着我;我饿的时候,总是她给我找吃的;最重要的是,小葵花在她手里没有凋谢。我向她解释到:“对不起,我下不了手。你刚才的眼神真像我的亲人,我能不能吻一下你的眼睛!”,她深情默默的说:“好的!”她的眼睛大大的,颗淡淡星光透过她的瞳孔,显的多么的具有魔力。青石上,花儿还在飞舞,她闭上双眼,我亲亲吻了一下。我的泪珠不小心撒了一滴,轻轻的坠落下去,与花雨一起纷飞了。

我的心爱的人们你在哪里?我使出全身的力量向天空散发,发泄一下我的思念,一切都似乎变化了。月儿变的更加有光芒了,天空开始透明,强大的气流使花雨慢慢的飘散了,依稀的能听到远处的大山发出的悲鸣,力量所到之处都是银色月光。此时的她居然在笑,笑的是那么傻,那么甜,那么的纯真,淡淡的说:“你的力量释放出来了,自己的灵魂之力能灌注到月神之力,但是你没有武器,那把剑是终结我生命的,但是击败月魔的武器了。此剑威力被魔的始祖封印了,用此剑的人会被魔力所驱使,陷入无限的痛苦中,开启封印需要用此剑粘上我心脏的血液。”。此时的她,没有悲伤,这个是命中注定的事情,无法改变的,但是死在月神选中的人,总算是心甘情愿了!一切都开始宁静了,青石旁的流水开始呜咽,以前的那幕幕景象已经过去了,现在我必须冷静下来,彻底地冷静下来。有时候一个人活着不是为了享乐,而是忍受痛苦,因为活着只是一种责任谁也逃避不了。

她对我说了一声:“看有流星!”。有流星出现的时候,我很少错过的,斜靠在青石上的我,只能感觉到那种夺目的光芒,那种辉煌的刺激,就是我最大的快乐。我看着她,闭着眼睛,默默的祈祷着,是那么认真,是那么可爱,是那么的傻。流星已经消失了,我只感到痛苦,这么好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死在我的眼前。我只想抓一颗流星送给她,希望她能开心点儿,但是这件事是不可能的,只是留下幻想而已。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幻想不但可笑,而且是可耻的。她在我身旁,微笑看着我,说:“你好奇怪呀!没事的,流星飞过的时候我为你祈祷了,你肯定能平安的见到你的亲人和心爱的人的。”,我并没开口说什么,只是心存感激。

我想用一切办法避开她,但是有什么用,到最后那把剑还是要在她心窝上穿着,也许这就是命运,也许就那不算太公平。我心爱的人们呀,我为了你们,我必须这样做。

当我们慢慢的回到月族居住的小村,依稀的能听到:“救命呀,月魔开始屠杀了……”。她带我飞奔到村子的广场,看到一篇狼藉,到处都是血。我看到月魔了,他面目是那么狰狞,眼睛发出恐怖的红光,目光所到之处都带着血腥。一刹那,我使出了所有力量,一拳砸上去,他也回击一拳,强大的气流对撞,使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粉末。此时,我的血液已从口中喷出,飞溅在大地上,他一样的也受到同样创伤了。她也使出了自己的月之力,手掌使一道月光照在月魔身上,但是没起任何作用。月魔,手里多了一样东西,弯弯的,红红的,有弯月儿大小的刀,朝她的飞了过去。我使出自己的最大速度,用自己的胸膛顶了过去,还好那东西被我顶住了,我竟然正好站在她面前。我只感到什么也看不见了,把自己的最后所有的力量爆发出来,回击过去,感到一切都消失了。此时月魔的力量也使不出来了,带一道红光飘走了。

我失去了所有知觉了,心脏开始衰竭。眼前都是黑暗,难道我要死了吗,我还没见到我的心爱的人们,不能这样,不能……。我捏起沉重的拳头,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,击打在自己心脏的位置。他们都对我说:“醒醒,醒醒……”,这个只是幻觉吗?我睁开眼睛,什么也没看到,还是一片黑暗,依稀的听到:“月魔被重伤了,没有死呢,你不能死呀!”顿时,心脏开始有规律的跳动,我猛吸一口气,血液从胸腔流到了嘴上,昏睡过去了。

这一睡就是一个星期了。我有知觉了,仿佛有一滴鲜鲜的露珠滴到我的口中,我微微的张开双目,看见她眼角挂着泪珠,有一滴掉落在我的小葵花儿上。“我醒了,你怎么了?没事的,给我弄点吃的去。”我小声的说,她去弄吃的了。她开始笑了,是微笑,是傻笑,是甜笑,笑容是那么甜柔,高贵,纯洁。我偷偷的看着她的眼睛,是那么的温柔,那么的明亮,那么的开心,怎么这么像我心爱的女友。她不是,不是我的女友,我要找的是我真正的女友和亲人而不是她。吃完了饭,我感到自己恢复到从前的状态了,力量也恢复了。“今天夜晚,是月圆之夜,是你和月魔决斗的时候,你就要离开我了,我真的舍不得,你为我挡了一刀。我们虽然在一起时间短暂,但是我会记住你的,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,你去把那把剑提来,我帮你把剑的封印解开。”她淡淡的说着,余音袅绕,还是带着那种笑。

太阳已经西斜,收起了刺眼的光芒。天空一片深蓝。连张绵起伏的西山,披着夕阳的余晖,显得十分壮丽。太阳慢慢地往上沉。它那圆圆的脸涨红了,把身边的云染成了黄色、红色、紫色……,太阳的脸变得更红了。它轻轻地走向西山的背后,把灿烂的霞光留在遥远的天边。我一个人斜靠在青石上,仔细的观察眼前的夕阳美景,总会想起爸爸、妈妈和送我小葵花儿的女孩子,还有要牺牲掉的她。天渐渐黑了,营火虫成群结队的飞舞着,淡淡的绿光照在她的脸上,显地更加精神焕发。圆月挂起,皎洁的月光从夜幕中倾斜下来,轻轻落在大地上,世界上所有的声音似乎渐渐停止了,依稀的能听到青石下的泉水在呜咽,蟋蟀吱吱呜呜的仿佛在哭诉着什么。

我提取那把巨剑时,狂风咆哮,大地颤抖,天空黯淡,一切都在变化。月色开始变的暗红,仿佛是月魔的眼睛,发出的光芒给所有的一切笼罩上恐怖的气息。月魔狰狞的面孔依稀的看见了,那带红光的瞳孔只盯在巨剑上。“你快用剑刺我吧……”,她闭上了具有使人灵魂安静的双眼。我举起剑没有向她刺去,而是向那可恶的面孔刺了过去,没有任何效果,直接把剑抛走了。我把自己的灵魂力量注入到月神之力,奋力一击。效果出现了,月魔仿佛被击溃了一样,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我开始微笑了,以为自己赢了。月魔开始咆哮,并没死掉,他是受到创伤了。月魔竟然把那把剑给提了起来,此时我的力量耗尽了,无力反抗了。他举起巨剑朝我刺来,我要被终结了,败了。此刻她抱着我的头,背对着月魔,她竟然为我挡了一下,那把剑已经插她心窝上了,她面带微笑,笑的如此安详,“我的使命完成了,你就能见到……你想要见到的人了,为你牺牲我是自愿的,我走了。”,她就这样的离散在空中,慢慢的消散了,消失不见了。天空显出悲伤的暗蓝,大地发出哭泣的悲鸣,大山也不住的哭泣,所有的花草都在呜咽,整个世界都哀悼着。巨剑已经被唤醒,发出刺目的光芒,我举起巨剑,将自己的全身的力量一点都不留聚集起来,愤怒地向朝月魔刺了过去,狰狞的面孔消失的无影无踪,一切都正常了。月儿发出淡淡的光芒,带上淡淡的哀愁,淡淡的哀伤,淡淡的哭泣。这样的世界似乎有了色彩了,黑色,是我凝视你的眼神;橙色,是爱存在过的记忆;灰色,是擦肩而过的背影;银色,是划过脸庞的泪滴;蓝色,是悲伤汇成的旋律……。我心如刀割,回想起她的一切是那么疼痛。看着那朵金黄的小葵花儿静静的拖着腮,等待着日出,或许得到了一丝丝安慰。

流星的光芒短促,但是有什么星星比它璀璨,更辉煌。当流星出现的时候,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,也夺不去它的光。蝴蝶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要脆弱,可是永远活在春天里,它美丽,它自由,它飞翔。它的生命很短促却芬芳。

清晨,我起床了,原来那是一场梦。爸爸和妈妈在上班前为我准备好了早点,外面送我小葵花儿的女孩子,在等我一起去上学了。

支持一下
扫一扫,支持wildgr4ss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